少儿英语培训5大乱象,你知道几个?

  “收费很高,但是效果很难评估,孩子的口语也说不上有太大进步”,甄小姐此前在某国际品牌教育机构报读了两年的少儿英语兴趣班课程,总费用接近3万元。不过对于这笔“投资”的性价比,甄小姐心里并没有底。
  和甄小姐有着同样经历的家长并不在少数。花钱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选择哪个英语培训机构才能更有效果而不至于浪费时间,成为摆在家长们面前大的难题。跟随父母们的强烈需求一同增长的,是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品牌数量的快速膨胀,但质量却是鱼龙混杂,优劣难以判断。
  乱象1:培训效果无法评估
  少儿英语培训市场占整个英语培训行业70%的市场份额!然而,家长们对于培训是否有效果、如果评估效果却完全心里没底。很多机构邀请家长到现场观摩学生上课实景。“这种公开课都是由机构里全面专业的老师来上,事先会进行演练”,因此公开课很大程度上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
  揣着“赢在起跑线上”的心理,越来越多的家长带着孩子走进英语培训班。根据人民网此前的报道显示,中国家长每年在少儿英语培训方面的投入高达140亿元,尤以3-12岁年龄段儿童人群为甚。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广州市场上除了英孚教育、瑞思学科、新东方泡泡少儿英语、迪士尼英语等一线品牌之外,还有诸多小品牌出现。而早在2014年便有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国内少儿英语培训机构不少于3万家,市场规模达245亿元之高,占到了整个英语培训行业的70%左右市场份额。
  说到为什么选择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甄小姐表示,看中的是其能够给当时就读小学三年级的女儿提供一个更好的语言环境。
  国民财富的积累已经达到一定程度,家长转而将更多关注和投入放在子女身上,“少儿英语培训是一个非常火爆的市场,家长对孩子的关注达到了历史峰值”。
  但是家长们心里对究竟是否真的有效果并没有底,“也许有效果,但并不一定能够马上见效”,甄小姐表示,问题的关键在于无从评估,从表面上看女儿的英语成绩和口语表达能力也没有明显的提升。
  何新云6岁的儿子也在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报班,不过他的想法是“让孩子有地方可以玩”。至于培训效果如何,何新云心里也同样没有底,“现在看不出效果,也许潜移默化对以后有帮助吧”。何新云告诉记者,他身边的诸多父母也抱着同样的心态,怕现在不早点学习英语,以后输给同龄孩子。
  记者走访发现,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多采取定期举办公开课的形式给家长吃“定心丸”———邀请家长到现场观摩学生上课实景。“这种公开课都是由机构里全面专业的老师来上课,事先会进行演练”,在广州某国际少儿英语培训品牌担任课程顾问的陈小姐(化名)指出,公开课很大程度上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
  另一种情况是将平常上课情况拍摄下来供父母查看。不过陈小姐也表示,这种情况往往也存在选择性,给父母看的视频很可能也是“择优播放”。
  乱象2:价格虚高借折扣促销
  “报价虚高,再打个折扣,给父母造成有优惠的 心 理 暗 示 ,拉 动 消费。”打折几乎是各机构的惯用促销手法,幅度一般在8折左右,即使这样一年下来花费也要高达1.5万元左右。“市场需求强烈,尽管有这么多的培训机构,也不愁没有出路。”
  今年女儿进入五年级以后,面临小升初升学压力,甄小姐便停止了女儿在该机构的学习,转而报读了某国内品牌培训机构,针对应试技巧进行提升。甄小姐表示,此前价格为1万多元一年、每周一次课程的7人小班课,如今费用为2000元/学期的15人大班课。
  两者价格差距不可谓不大。“市场需求强烈,尽管有这么多的培训机构,也不愁没有出路,报价偏高是很常见的”,何新云此前曾对深圳、合肥两地的少儿培训机构做过调查,授课市场一般为45分钟一节课,机构报价一般为200元每节课左右,以每周两节课计算,一年下来花费至少2万元。
  “报价虚高,再打个折扣,给父母造成有优惠的心理暗示,拉动消费”,何新云表示,打折几乎是各机构的惯用促销手法,幅度一般在8折左右,即使这样一年下来花费也要高达1.5万元左右。
  广州的情况也同样如此。记者以家长身份进行咨询,迪士尼英语天河一门店的客服人员表示,按照全国报价,一节课的费用在215-240元之间,具体价格因课程的不同有不同幅度的调整,全年课程的费用也要超过2万元。此外,哈佛少儿英语、瑞思学科等机构的收费,全年课程的费用也集中在1万元到2.5万元的范围内。
  乱象3:课程、教材、分班都随意
  什么样的年龄该学什么内容、课程,达到什么样的标准,目前少儿英语培训行业并没有统一的规范。每一家都宣称自家教材具备“**性”、“科学性”。此外,分班也非常随意,“有时候A班满员了,即使你的小朋友水平到不了C班,也会塞到C班去”。
  孩子学什么谁说了算?
  记者以家长身份走访发现,各机构的教学内容、课程设置也大不相同。迪士尼英语声称,是以童话故事作为主题背景来展开教学,锻炼小朋友的口语表达,听说读写各方面都会涵盖,侧重口语。哈佛少儿英语则以美式英语为主,三到五年级是以兴趣培养为主,以及提高口语能力。
  英孚教育、迪士尼英语等多个机构均对记者表示,教材是机构自编。而瑞思学科、SK英国皇家少儿英语等机构则表示,是引进美国、英国等国外教材。这些机构的共同点都在于,均宣称自家教材具备“**性”、“科学性”。
  究竟谁更可信,家长该如何选择?行业并没有统一标准。何新云认为,有部分家长的心态是“待在家里面也没有事情”,对于教学效果并没有太高的预期,因而让为数不少的培训机构得以浑水摸鱼继续生存下去。
  不只教学内容、课程设置没有标准,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分班也非常随意。
  上述在广州某国际少儿英语培训品牌担任课程顾问的陈小姐告诉记者,机构在孩子报名前会对其进行测试,借此了解孩子的英语水平并进行分班,“测试就是由外教和中教分别跟他们聊天,了解他们之前的英语水平”。
  但实际操作却并非如此严谨。“有时候A班满员了,即使你的小朋友水平到不了C班,也会被塞到和他自身测试水平并不相符的C班”,陈小姐透露。
  乱象4:“外教”质量极不稳定
  不少外教实际上是来中国旅游的外籍人士,以兼职形式到机构授课。这导致不少机构教师流动率高企,“隔一两个月没去上课,外教已经变成另外一拨人了”。有内部人士便直言,部分外教教学水平甚至远不如中国教师。“有的外教完全不知道小孩的状况就随便教,很干、很无聊。”
  作为培训机构宣传点之一的外教,同样存在流失率高、质量不稳定的状况。2014年,北京市官方即针对该市场进行规范,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外事办、教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北京市外籍人员聘用工作的通知》,自2014年10月31日起,外国人在北京上岗教书,必须持有教师资格证或者国际通行的语言教学资格证书。
  广东市场早在2011年已有规定出台。根据2011年5月出台的《广东省中等以下教育机构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办理规定》显示,申请“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的单位,需经过办学或培训资质认可。
  根据国家外国专家局官网发布的《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规定,在国内工作的外国专家,必须持有《外国专家证》,获得该证件的申请者,必须至少要有本科以上学历、两年以上相关教学工作经历,且有T ESOL(通常指教授那些移民到英语国家的非英语母语学生学习英语)或T EFL(通常指在非英语国家教授非英语母语学生学习英语)证书。
  也就是说,聘请外教,既要机构有资质,外教本人也必须符合相关规定和资质要求。英孚教育在其官网上的宣传便声称,“以英语为母语的外教,均持有专业教学认证,且大部分持有T E F L和剑桥T K T双重认证”。迪士尼英语天河某门店的顾问也表示,机构里的全职外教均持有T OEFLC证书等相关英语教学资格证书。
  但实际上,目前广州市场上英语教育机构的外教人员大部分并不持有相关资格证书。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培训机构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英语培训机构的外教中,甚至有不少是来中国旅游的外籍人士,以兼职形式到机构授课。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英语培训机构的教师流动率高企,授课质量和稳定性都难以保证。“隔一两个月没去上课,外教已经变成另外一拨人了”,上述内部人士称,这一现象在行业内并不鲜见。
  另外一种情况则是,教师流动高企,导致突然间外教数量减少,如果机构无法及时填补空缺将无形增加其工作量,终导致授课质量下降,“原本一个班两个外教授课,突然变成一个,老师的负担也很重,质量出现很明显的下降”,上述内部人士表示。
  上述陈小姐便直言,其所在机构的部分外教教学水平甚至远远不如中国教师。
  “这里的中教(中国教师)一般都是有海外留学背景或者国际学校的老师,口语都很好,又因为本身是中国人,知道小孩需要什么”,陈小姐告诉记者,外教的情况则刚好相反,“完全不知道小孩的状况就随便教,有的老师就很干、很无聊,只是因为他们是外国人会英文而已,教的东西其实很普通”。陈小姐表示,存在上述情况的外教,占比甚至达到了50%。
  乱象5:预付费模式隐患大
  一旦确定上课,签下合约就需要缴纳1年乃至更长时间的学费。而机构也会以更多折扣等形式,吸引家长报读持续更长时段的课程。但如果上了几节课后发现该机构并不合适,想退款就遥遥无期了。更严重的情况是,机构“卷款跑路”,家长学费打水漂。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目前绝大部分的培训机构仍然采取预付费的模式。换言之,一旦确定上课,签下合约就需要缴纳1年乃至更长时间的学费。另一方面,机构也会以更多折扣等形式,吸引家长报读持续更长时段的课程,半年课程和一年课程之间的折扣高低不同。
  于是,不少家长便面临这样的情况:上了几节课之后发现该机构并不合适,想退款却遭遇困难,机构以走流程需要时间等理由为借口,退款遥遥无期。
  更为严重的情况是,机构“卷款跑路”,家长求助无门。根据多个媒体报道,2014年全国范围内便发生了多起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倒闭、学费打水漂的情况。
  其中,广州惠思儿童英语培训班便于2014年2月份突然停办,据报道,学校和家长签订合同解除协议,约定2014年5月中旬前全部退款,但是直至2014年底,该笔款项仍未退回,被家长质疑其为“空头支票”。

所属类别:
英语培训
少儿英语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