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子演奏十大“心法”
  笛子演奏是一个心理与生理统一的活动过程。为了便于叙述,把它分为十个部分,这只是个人的见解,谬误之处望大家指正。
  一、势
  势即姿势。对于笛子的演奏姿势,常常是把它作为一种知识来介绍,而不是把它作为一种需要通过训练才能获得的技能。
  如果对姿势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一旦形成不良的习惯,再要纠正就是很难的了。俗话说:习笛不难,改笛难。演奏姿势力求自然,放松、合理,并经过一定时间的“摆架子”训练。在获得正确的姿势并且巩固定型后,才可以进行其它内容的训练。
  教师对学生的演奏姿势一定要认真辅导,细致到位。学生也一定要花大力气去掌握,千万不要疏忽。
  演奏姿势要体现自然、合理、符合人体生理特点的原则。
  头要正,下巴稍抬起,保持呼吸的畅通。不要耸肩,两肘自然抬起。胸背顺直,不挺不驼。腰竖起,不哈腰。两腿或成稍息状,前四后六;或成平行状,左右各五(指两腿的重心分配)。坐时,不要坐满凳。
  嘴角微向两边拉开,呈抿嘴微笑状。上下唇平行,上唇不要包住下唇,不露齿。口腔微微打开,感觉好象含了一点水。舌尖平置轻抵下齿,作“嘘”字发音的口型。
  笛身与嘴唇平行,与鼻梁垂直。笛吹口不要向内侧或向外翻。初学者容易犯笛吹口向内倾的毛病,教师要经常给予纠正和提醒。
  吹笛的气流与缓急,要随着音域的不同而调整。通常吹低音区时,用缓吹,气流角度稍小;吹中音区时,用平吹,角度适中;吹高音区时用超吹,角度相对大些。而这些,都要用耳朵来辨别控制。
  手形,手势是演奏姿势中*重要的部分。
  手形要自然、放松。当双手自然放松下垂时,此时的手形是*合适的,手指自然弯曲呈弧形状,所有的指关节都不要塌陷。手掌心函空,虎口不要夹紧。用这样的手形执笛是*符合人体手的自然特点的。
  执笛的方向有左右两种,现在逐渐都向右方向执笛。通常,右手执笛时的手势都比较自然合理。而左手执笛时的手势容易出现问题,尤其是左手大拇指的位置不合理,虎口容易出现僵力;还有左右指根关节塌陷,左手好象挂在笛子上等等问题。其实,观察一下右手,左手向右手学,这个问题还是好解决的。
  按孔要严密,用指肚或指端按孔,只要不漏气都是可以的。吹大笛和吹小笛时,手势和按孔方法都应该随机调整。
  演奏的姿势除了外形要求外,还需有内在的精神要求。一拿起笛子,应该马上投入到演奏的状态中去,全神贯注,一触即发。那种只有外表的形态,缺乏演奏的精神状态,还称不上是完美的演奏姿势。
  二、心
  心即演奏时的心理状态,演奏其实就是把心里的音乐通过生理的活动表现出来。因此,心里有音乐,才能演奏出音乐。心里没有音乐,演奏出来的只是音符。
  古人云:胸有成竹,下笔有神。心里如何才能有音乐呢?多听是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其次,是多吟唱。可以说,吟唱是所有音乐活动中*基本的功夫,在吟唱中感受音乐的韵味与情感,在吟唱中获得音乐的无穷想象,捕捉艺术的灵感,创造出音乐艺术新的境界等等。只有吟唱得有滋有味,声情并茂,乃至声泪俱下,才有可能演奏出感人肺腑的乐章来。
  吹笛还要学会在心里练,即在心里冥想演奏。经常把乐曲的曲调、速度、强弱、音色、韵味情感以及演奏技法等,在脑中“过电”。练笛要练心。你心中的音乐越清晰,你吹笛时也会更深刻。
  三、气
  气是吹笛的动力。气不在长,而在于控制的能力。
  气息控制的功夫,是要靠长期的苦练才能获得的。气息控制与笛子音准关系很大。气息控制不稳定,气息不到位,音就会偏低;气息越位音又会偏高。常见的通病是八度吹不准,排除乐器本身的原因,是与音准概念不准有关。而音不准,气息就不能到位,笛音就吹不准。气息控制与笛子的音色也有很大关系,气息畅通,音色才会饱满。
  气息控制离不开正确的呼吸方法。笛子演奏中的呼吸法,大致可分:深呼吸、中等呼吸、浅呼吸以及特殊的循环呼吸。从音乐出发,象悠长的缓慢的乐句,可用深吸慢呼的深呼吸法;四平八稳中等速度的乐句,可用自然中等的呼吸法;而快速的乐句,大段的三吐或16分音符的连续,就要用快吸快呼的浅呼吸法。对于一气呵成的大篇幅乐段,只有用循环呼吸法才能胜任。
  吸气时两肋尽力张开,带动腰肌一起活动(有时会有点酸),呼气时自然地还原。一张一合。要走出练长音的误区,许多人片面理解长音就是能吹几十秒钟,结果声音能吹得很长,质量却一塌糊涂。长音首先是质量,要从有质量的短音练起来。吹不长,暂时没关系,把音质吹好,慢慢地长功夫了,就能长了。
  气息要分清位置。深呼吸的位置在下腹,中呼吸的位置在上腹,浅呼吸的位置在胸部,几种呼吸法在演奏中是交替使用的。有些人认为胸式呼吸不可取,我认为是片面的。
  笛子的吹奏要有支撑。低音要松沉,高音要顶住,不能松懈。传说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他唱高音时,腹部居然能推动一架三角大钢琴。笛子与其说是用嘴吹出来,还不如说是用肚子“哈”出来的更恰当。打拳时,要“哈”!“哈”!“哈”!才能发力,吹笛也常如此。乐句的音符多用“哈”的感觉来吹奏,便更容易打通呼吸,获得气息的支撑。用“哈”气来吹奏的吐音叫作“气吐”,很有弹性。用连续的“哈”气来吹奏的长音叫作“气振音”,富有歌唱性。
  四、指
  笛子的音律是靠手指的运动来获得的。手指的技术常有“叠、打、颤、赠、历、抹、剁、滑”等。这些技术要练好、练精,运用自如。除外,音阶训练也是手指很重要的基础技术。各种速度、各种调的调式的音阶上下行,要干净利落,不能拖泥带水;各种音程、各种分解和弦都要练熟,达到得心应手、随心所欲的程度。多练音阶、音程、分解和弦,对手指技巧的提高非常有效。
  按半孔也是手指的重要技术之一。半孔发音要准确、稳定,音色要一致。六个音孔都可作半孔练习。第三孔的按半孔技术,一般不为人注意。由于六孔笛子的第二孔往往偏低,如果可能,微微打开第三孔的一点点来,就会使第二孔获得准确的音准。笛子的半音阶上下行,除了运用按半孔外,还要与叉口指法结合起来。总之,怎样方便、怎样音准就怎样吹。有法无定法。一支笛可转五至八个调,多作移调练习,熟能生巧,练在手上、练在心里,要用时就方便了。
  指法顺畅的叫顺指法,别扭的叫拗指法。要多练拗指法,象全按作(5)时的13531353或26462646等等,要快速持久,不能吹乱。其它的拗指法可自己去寻找,然后花精力去练好。
  五、舌
  舌的技法主要有花舌、吐音。花舌也叫“打嘟噜”,常在北方笛曲中使用,有的人一学就会,有的人需要坚持练习才能掌握。用舌根后的声带振动发出的叫“喉音”,用得较少,偶尔用之,会使演奏增色不少。
  吐音是笛子演奏的重要技法,乐曲的高潮、炫技部分常用吐音,尤其是双吐来完成的。吐音分:单吐和双吐。单吐:“T”,即用舌尖轻轻地吐奏一下,发出短促、轻快的音响;还有一种单吐,即已介绍过的“气吐”“H”;还有用唇轻轻地一吐的“唇吐”“P”;三种单吐的区分虽很微小,但韵味是不同的。双吐:TK。T与K在音色上、力度上要求统一,要有颗粒感。要多作K的练习,多作三连音、五连音的练习对双吐的匀称平衡性也有益处。
  如:双吐,舌的运动要与手指吻合,匹配。常见的毛病是舌头失控,一个劲地快,手指运动跟不上。要从慢练起,一点点加快。熟练后可作变速练习,真正使舌与手指协调一致。
  三吐也是常用的技法,其形态主要有前十六分音符,和后十六分音符。在较长篇幅的三吐演奏时,还可以用“抢气”来获得气息来源,并可使三吐更活泼,更有动感。
  较长时间的十六分音符的快捷双吐,没有吸气的时间空隙,可用“循环双吐”的技术。即在T或K的同时极快地抢气,以保持双吐的连贯进行。我曾教过许多学生掌握“循环双吐”法,一般十几分钟便可掌握要领。*快的是铜岭桥的周密同学,我一讲要领,几秒钟,她便能在固定音型上吹奏“循环双吐”了。“循环双吐”远比“循环呼吸”容易,“循环双吐”主要是方法,方法明确了,一练就成。“循环呼吸”主要是功夫,功夫不到,即便明确方法也要有一个练习的过程。
  吐音要从音乐的需要出发,有时需要干脆、有力,象《我是一个兵》等等,有时需轻快,连贯,象《脚踏水车唱山歌》等。这时的吐音,就象一条线,把一颗颗的珍珠串起来,有人称它为“连吐”。《牧民新歌》、《流浪者之歌》中都应用“连吐”的技术,使吐音不但颗粒感强,而且更连贯,更富音乐的流动感。民间还有一种吐音叫“碎吐”,就象胡琴的“碎弓”,也很有特色。
  舌的技术运用,就如弦乐器的手法,变化多端,非常细腻。要分清乐句中,哪些地方该用连,哪些地方该用断,哪些地方是先连后断,哪些地方又是先断后连。象讲话一样,有抑扬顿挫的区别,才能使人明白、好听。
  六、唇
  唇的技术是*不为人注意的。过去把吹笛分为“气、指、舌”三大件,就是忽略了唇的重要性。其实,笛子的音色、音准、音量都与唇的控制分不开。唇的功夫不好,音色就难听,嘴唇还会打哆嗦。笛子上表现力很强的渐强渐弱的效果,就需要唇肌、颊肌的控制。泛音的轻轻长音,也同样,唇控制不好的,泛音就破了。超吹高音更需要唇的功夫,没有唇的功夫,高音就上不去。除了练笛外,可经常做做“唇肌操”、“颊肌操”,对提高唇肌、颊肌的功能很有用处。
  七、劲
  劲,也叫功夫。是在自然正确的方法前提下,日积月累地练出来的真功夫。吹笛不能用力,一用力就僵;吹笛要有劲,没有劲就软。劲与力是有区别的。劲是练出来的,能控制的。吹笛用力,面红脖子粗,吹出来的声音是死的、颤抖的。手指用力,手指就硬了,动不了了,吹不久,手就酸痛,人就累了。吹笛的劲,有明劲暗劲之分。不露声色,看似轻松,吹多久也不累的用的是暗劲,内劲。明劲,也叫爆发劲,常用在超高音和强音的时候,具有很大的穿透力。
  手指练出劲,叫指劲。用手指敲击音孔,会“啪啪”作响,手指有劲,跑动飞快,干干净净,极富弹性。旁观者还没看清手指的运作,一串美妙的声音就飞起来了。听有指劲的人吹奏,你会觉得他的声音里面有东西,象珠落玉盘,流畅无比。手指没有劲的,演奏呆板,快不起来,也慢不下来。一定要把力与劲区分开来,手指一用力,就僵死了。
  嘴唇,颊肌有劲,叫嘴劲。有嘴劲的,音色透亮,收放自如。如不用劲,音色就失去光泽,缺乏变化。
  丹田有劲,吹出的声音有“骨子”,没有劲,就软绵绵的,声音没有穿透力。
  吹笛更要有整体劲,浑身上下就象绷着的弦,有弹性,精气神充足,象打足气的球,要有“能上九天揽月,能下五洋捉鳖”的气概。吹笛有整体劲,寒冬腊月头上也会热气腾腾。“吹笛没有劲,总归艺不精”,吹笛练出劲,尤其是从小练成的童子功,到老都不会退功,这不是夸张,劲就是功夫,吹笛练出劲来,并能逐渐懂劲、用劲的方能成为高手。练劲*忌蛮力,要自然、放松,慢慢地练。要去体会,坚持不懈,功到自然成。吹笛有了劲,神采也自然就出来了,演奏达到出神入化之境,才会有神韵,这是无数艺术家终身追求的境界。
  八、眼耳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心里的音乐也需要透过眼睛的窗户传达给听众。瞎子阿炳带着的墨镜,是旧社会留给他的无奈。用眼神传情达意,不要过分做作。演奏时,眼观六路,注意与指挥、乐队的配合。看谱时,眼光要有提前量。除了能看简谱外,还要掌握五线谱,尤其是笛子专业的青年更应该如此。
  俗话说,耳听八方。要养成倾听自己演奏的习惯,还要关注倾听乐队的声响,摆正自己在音乐中所处的地位,该强的则强,该弱的则弱。声音的高低、长短、强弱、音色等,都要仔细听辩,耳朵要敏锐、反应才能快捷。有个伟人曾说过,离开音乐的耳朵,再美好的音乐也是没有意义的。
  九、格
  格,即演奏风格。笛子演奏的风格,按约定俗成的说法,分为南北二流派。南派气息细腻,北派火爆。南派运指飘逸,北派刚劲。传统南派鲜有用舌,北派讲究用舌。
  五十年代来,刘森先生演奏的《牧笛》,曾倾倒了无数的笛迷,形成了刘森先生的演奏风格。简广易先生在刘森风格基础上,发展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特点。他演奏的《牧民新歌》继承了刘森先生极富歌唱性的风格特点,而他首先移植演奏的小提琴曲《流浪者之歌》,更是把笛子的演奏艺术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层次。笛子演奏要很好地分清不同风格的特点,要多听、多分析、多推敲,从整体风格特点到具体技术上去把握。要尽量到位,不要停留在差不多的感觉上,不但形似,更要神全,不要窜味、南腔北调。
  十、德
  世上江河千万,滔滔流向大海;人间千行百业,总是道德为先。笛艺一道,亦复如是。习笛先习做人,虽空洞,但万古不易。
  笛用竹制成。竹,虚心自持,宁折不曲,为“梅兰竹菊”四君子之一。有诗曰:“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笛,古称“涤”,“所以涤荡邪秽而雅正也”。喻意爱笛之人,当常涤心,用清澈透亮的笛声,洗涤心灵的尘垢。追求高尚脱俗,淡薄得失。心无挂碍,来去自如。爱笛的人是有福气的,有竹的风格,笛的真谛,常随相伴,人生足矣。(周林生/文)
  
所属类别: